日本奇案實錄 – 福島女教員宿舍便池管道神秘死亡事件

這個案件至今都被人津津樂道地討論著,其最大原因就是,遺體被發現時的狀態實在太過異常,到現在都沒有一個絕對合理的說法,能證實遺體為什麼會以這種情況被人發現。

1989年2月28日,日本福島縣的一個寂靜小山村裏發生了一起駭人聽聞的案件。當天下午6點,在當地小學任職的 23歲女教師A返回位於學校旁邊的教職工宿舍。就在她進入洗手間如廁的時候,無意中低頭看了一眼的她突然發現便池深處似乎卡住了形似鞋子一樣的東西。大吃一驚的A老師立刻繞到宿舍外側,打開了與這個便池管道相通的排污口。這一次,她清楚地在污水井深處看到了一條人腿。

A老師立刻找來了校長和其他同事,同事在聽了A老師的描述了趕忙報了警。警察和消防員很快趕到了現場。警察先是嘗試徒手將裏面的人拉出來,但便池管道實在太過狹窄,裏面的人根本一動不動。無奈之下,只得用重型設備挖開了管道附近的土地,然後徹底破壞便池管道,這樣才把裏面的人救了出來。

救出來之後大家才發現,裏面的人早已死亡。但奇怪的是,明明是大冬天,遺體的上半身卻一絲不掛。而且遺體的姿勢也非常奇怪,他將疑似原本穿在上半身的衣服緊緊抱在胸口,同時雙膝彎曲,臉部微微轉向左邊。

相信各位不難發現,除了遺體異常的姿勢之外,他所處的場所也非常奇怪。且不說他為何會進入便池管道,單是從尺寸來看,就可以說以遺體的身形幾乎不可能完好無損地進入這個狹小的空間。


日本1989年奇案,讓許多人印象深刻。

警方當場對這具男性遺體進行了簡單的清洗,而後遺體被送去進行了屍檢。法醫表示,根據死後僵硬狀況來判斷,這位男性應該是早在26日就已經死亡了。遺體的死亡原因是「凍傷兼胸腔循環障礙」。也就是說,是在狹窄的場所被壓迫胸腔後活活凍死的。遺體的手肘和膝蓋處有輕微擦傷,但除此之外並無其他明顯外傷,也沒有出現與人爭執的痕跡。

遺體的真實身份也很快被警方查出,他名為S,居住在距離現場約10分鐘車程的村子裏,死亡時26歲。警方判斷,S應該是為了偷窺才潛入便池管道,不料進去之後就出不來了,只能被活活凍死在裏面。

雖然警方將這個離奇案件判定為「偷窺未遂死亡」的意外事件處理,但是S所居住的村子裏卻是質疑聲不斷。S與自己的雙親和祖母生活在一起。他性格開朗,喜愛體育運動與音樂,是個人見人愛的年輕小伙子。他在鄰鎮一家負責維護核電站的公司里擔任營業主任,平時還在村子的青年會裏負責組織娛樂活動。他經常被請去幫朋友主持婚禮,甚至還曾經幫村長進行過演講。村民們實在無法把這樣一個小伙子和偷窺魔聯想在一起。

但是就在大家向S的父親詢問箇中原因的時候,S的父親卻表示他也對此一無所知。只知道S是在兩天前,即24日的時候說要「出去辦點事」,然後就一去不復返了。S的車子被發現停在教職工宿舍附近的農協停車場裏,而且車鑰匙就插在上面沒有拔掉。S的鞋子狀況也非常奇怪,一隻掉在了S的臉部附近,也就是女老師A在如廁時低頭看到的那隻。另一隻被發現掉在了距離現場有一定距離的土坡上。

24日離家,26日死亡。其中這兩天的空白時間裏,S究竟在什麼地方做了什麼?為什麼突然失蹤兩天的人會死在便池管道里?為什麼一隻鞋子出現在距離遺體那麼遠的地方?為什麼連車鑰匙都沒有拔掉,S就匆匆離開了自己的車子呢?

帶着這麼多無法解釋的疑問,村民們開始懷疑S是否是死於他殺。當時主要有兩種說法出現。一種是S之前幫忙村長進行選舉演講的時候,發現這一屆的選舉非常黑暗,兩方的候選人為了拉票不擇手段。S對此表示失望,他也拒絕繼續幫村長進行演講。他的這一舉動很有可能觸動了這座小小山村中某些人的利益和面子。

另一種說法是S認識女教師A的男友。當時A一直接到惡作劇電話,S就和A的男友一起進行了錄音,並把錄音送至警局。雖說最終警方沒有做出任何實質性動作,但S似乎還是找出了打惡作劇電話的人究竟是誰。只是不知道這個人與S的死亡究竟有着多大的關係了。

就在大家為S的真實死因爭執不休的時候,又一個問題出現了。一個人在實驗之後表示,人體根本不可能以S當時的狀態進入便池管道。

下面是另一張縮略圖。請注意S的具體身高不明,170cm只是個大致身高而已。而右側是S直立狀態和屈膝狀態時候的比對圖。

另外一張圖。這是S父親事後收集當時被警方破壞的便池管道碎片,重新把管道拼合了出來。管口直徑36cm,而根據日本經產省統計,25~29歲男性的平均肩膀寬度為40.4cm,同年齡段女性的平均肩膀寬度是36cm。別說是S了,就連身材比較瘦小的女性都只能勉強擠進管道而已。


而且就算S真的是自己鑽進去的,他應該能在鑽到一半的時候就意識到這裏非常狹窄,很難繼續前進,必須要掉頭回去才是。為什麼他還是會強行鑽進去,導致自己被徹底困在裏面動彈不得呢?

此外,還有一個細節值得注意。前面提到S將疑似曾穿在自己上身的衣服抱在了懷裏。這件衣服被疊得平平整整,並不是被胡亂揉成一團。很難想像一個人能在那麼狹窄的空間裏把衣服疊得這麼平整,那麼S是什麼時候疊好衣服的?他又為什麼要把衣服抱在懷中呢?

我們再來重新整理一下遺體發現前幾日的情況。

23日,S參加了前輩的歡送會,並於24日凌晨一點離開了舉辦歡送會的店鋪。

24日一早,回到家的S陪父親看了一會兒電視後,於早10點離開了家。S的父親表示,S正在看電視的時候突然說了一句「出去辦點事」,然後就離開了。當時好像有人來找S,但S的父親自己也無法確定這一說法。

26日,依據法醫的判斷,S應該就是在這一天身亡的。至今也沒人能回答這兩天他去了哪裏,做了什麼。

28日,S的遺體在便池管道中被發現。同日,現場附近的停車場找到了S那輛插着鑰匙的汽車。

再來說幾個不知道是否與案件有關的要素。

S所在的便池管道連通的是女教師A自宅的衛生間,並不是宿舍的公用衛生間。

在村長選舉里,S曾幫忙進行演講的一方最終以1976對745的票數順利成為了村長。案發一個月後,村民們曾收集了4300多個人的名,要求警方重新調查這個案子,而且矛頭直指村長選舉中的黑幕。但是這件事最終不了了之。

S任職的核電站養護公司曾在兩個月前發生過一起重大事故。福島第二核電站三號機的循環泵旋翼斷裂,碎片掉進了原子爐內,導致三號機停運一年零十個月。相關責任人結束了在正月前往東電總公司的公幹後,於上野跳樓自殺。而這個人正是S的同事。

以上就是能找到明確出處的案發當時資料。各種真假不明的小道消息我就不放上來了。時至今日,這個案件都沒有一個明確的結果,警方那邊仍舊是以意外事故結案。

值得一提的是,在接下來的幾年裏,日本確實先後發生了多起除拋屍、遺棄嬰兒之外的便池管道死亡事件。這些事件無一不以偷窺引發的意外事故結案。而死因也是多種多樣的,有被沼氣熏死的,也有被淹死的,還有一個正貓在裏面偷窺時被抓了個現行的。但與S不同的是,他們所進入的都是長寬一米以上的大型管道,並不存在卡在裏面動彈不得的情況出現。

S究竟是意外事故還是他殺,究竟是自己鑽進管道還是被人強行塞入,究竟是怎樣在只受到輕微擦傷的狀態下順利進入管道的,這些問題至今都沒人能給出答案。在此期待各位的精彩推理了。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