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奇案實錄 – 白銀市連環姦殺案

連環殺人強姦案的陰影,籠罩了小城白銀28年,終告破。甘肅省白銀市及內蒙古包頭市在1988年至2002年間,發生連續殺人案,11名女性被姦殺,甚至更被割去生殖器官等,其中受害年紀最少的僅有8歲。

「他是誰?他在哪?他為何要殺這些女人?」這個問題,困擾人們足足28年…

2016年,對於甘肅省白銀市而言是百感交集的一年。這一年,這座城市踏入了建市60年;同時這一年,一根插在這座城市「心臟」上足足28年的尖刺終於被硬生生地拔下,只留下那血色窟窿等待時光的舔舐,慢慢愈合。

14年行兇,11條人命,最小受害者僅8歲,這是「白銀連環殺人案」擺在台面上的數字,然而在過去近30年的時間裡,沒人知道這名殘忍至極的兇手是誰,也沒人知道其犯案的動機為何,而這一切都得從1988年開始說起。

1988年5月26日的傍晚,白銀公司鉛鋅廠23歲的女職工白蘭在家中被殺,哥哥白冶是第一個目擊者,當天下班後,他騎單車回家時順路探望獨居的妹妹。開門後,白冶仿佛看到了地獄之境,家中被翻得亂七八糟,妹妹半裸地躺倒在血泊當中,斑斑駁駁的血漬沾滿整間屋子。

「頸部被切開,頭幾乎斷掉,上衣被推至雙乳之上,下身赤裸,身上銳器傷有26處。」這座因廠礦而勃興的小城已經許久未發生如此慘烈的命案,當地公安部門全體的神經都緊繃起來。現場勘驗後發現,屋內足跡模糊,兇手離開前應打掃過現場,但白蘭左腿處有一個血手印,上面留有清晰的右手食指指紋,另外在門把手處也留有一枚指紋。

由於當年鑒證技術不發達,警方只能用舊的方法,逐家逐戶走訪調查,然而他們始終比對不上案發現場的指紋,線索也越來越模糊。六年轉眼就過去了,警方卻仍一無所獲。正當人們開始淡忘這件案時,就在那一年,白銀市供電局再發生了一宗命案, 1994年7月27日下午,白銀供電局26歲的女臨時工石某被人殺害於其單身宿舍內,「頸部被切開,上身共有刀傷36處」。 作案手法與白蘭的那起命案何等相似,這引起了警方的注意。

「白銀連環強姦殺人案」專案組因此成立,當地警方沒日沒夜地追查,但到了1998年,一切的努力仿佛都化為幻影,整座城市也陷入了空無一人般的死寂之中。那一年,白銀市接連發生了4宗命案。

1998年,類似案件密集出現,達到4起。1月13日、1月19日、7月30日、11月30日,連續有4具「家中女屍」被發現。

1998年1月13日,白銀區勝利街29歲女青年楊某在家中遇害,「頸部被切開,全身赤裸,刀傷16處,雙耳及頭頂部有13×24厘米皮肉缺失」;1998年1月19日,白銀區水川路27歲女青年鄧某遇害,「褲子被扒至膝蓋,頸部被刺割,刀傷8處,左乳頭及背部30×24厘米皮肉缺失」 。

其中7月30日遇害的是一位年僅8歲的女童姚某,姚某父母下班回家後,只見女兒的小床凌亂不堪,順著打鬥痕跡尋去後,卻發現如天崩地裂的一幕,自己的女兒在遭強姦後,被皮帶活活勒死在衣櫃當中。法醫勘驗時發現,受害人「下身赤裸,頸部系有皮帶,陰部被撕裂並檢出精子」。兇手甚至還在屋中自行沖茶喝,完全不在乎自己是否會在現場留下證據。

11月30日遇害的是白銀公司女職工崔金萍。當日中午,其母回家做飯,發現女兒倒在客廳地上一片血泊中。根據警方通報,凶手是溜門進入作案現場。受害人「頸部被切開,上身有22處刀傷,下身赤裸,雙乳、雙手及陰部缺失。」此案現場無偽裝。

白銀市氟化鹽廠家屬樓,1998年11月30日,連環殺人案第六名受害人崔某在這棟樓遇害

自那時起,「殺人狂魔」成了整個白銀市的心病,城內傳言四起:「殺人狂魔」偏愛紅衣、長髮、穿高跟鞋的年輕女子。此後,白銀市街上的人群中再也不見穿紅色衣服的女人穿梭其中,甚至連披肩長發也再也不見了。學校晚上的自修課也開始提前兩小時結束,門口接子女的家長多了起來,直至10多年後亦是如此。彼時,白銀市內只留下草木皆兵的恐慌和撲朔迷離的猜測流傳於人們的口耳之間。

1998年以後,白銀市公安局開始地毯式地采集指紋和DNA,但囿於當時技術落後,DNA只能保存血樣和檢驗血型,連比對指紋都是靠刑警拿著放大鏡看。唯一最為直接的線索,就是根據與疑犯打過照面的女子的回憶,畫出的三張犯罪嫌疑人的模擬畫像。

在輿論的重壓之下,時任白銀市公安局局長的張學明還曾發誓,三個月內不破案就辭職。然而在那幾年間,先不論破案無門,兇案更是一而再再而三地發生。2000年11月、2001年5月和2002年2月分別發生了三宗命案,其中一宗甚至就在警察眼皮底下作案,案發地點距離馬路斜對面的派出所不足50米。

距離對街派出所僅50米遠的案發賓館——陶樂春

2000年11月20日,28歲的白銀棉紡廠女工羅某在該廠平房家屬區家中被人殺害。2001年5月22日,一家醫療機構28歲的女護士張某在家中被害。2002年2月9日,25歲女子朱某在房中被害。

這之後,兇手突然停止犯案,從公眾的視野中徹底消失。14年間的9宗案件,細節上各有出入,兇手似乎並沒有一個清晰單一的目的,這也使得他的面目在白銀人的心裡變得模糊不清,反而隱匿於茫茫人海之間無跡可尋。

時間如白駒過隙般溜走,白銀警方於2004年向當地公佈案情,並懸賞20萬人民幣緝拿兇手。同年,白銀案與包頭兩樁殺人案現場指紋對比成功,合並為甘蒙「8·05」系列強姦殺人殘害女性案,成為公安部督辦的案件。

然而十幾年轉瞬即去了,案件負責人換了一任又一任,破解的進度卻停滯不前,猶如走入死胡同般無解,「白銀連環強姦殺人案」也因而被民間列為「建國以來十大懸案」之首。

怎想到,2016年時案件突然出現轉機。那一年,公安部低調啟動重新調查該案,通過新科技手段對原有生物物證再鑒定,進而取得重大突破。據警察透露,一名高姓男子因行賄而被監視,採集到血液樣本的警方發現該男子與連環殺人案嫌犯的Y染色體遺傳基因相同,屬於同家族的男性成員,順藤摸瓜之下,警方終於找到了隱匿28年的兇手——高承勇。

高承勇

2016年8月26日,一隊警方人馬進入到白銀工業學校的小賣部內,拘捕了52歲的高承勇。面對刑警,高承勇並沒有太大的情緒變化,任由被戴上手銬押入警車內。「知道為什麼捉你?」警察問。他回答:「知道,殺人嘛。」

高承勇被拘捕的當晚試圖自殺,但沒有成功,之後他便供出了與他有關的命案的所有細節。1988年5月至2002年2月間,11宗殺人案,他記得所有日期,甚至是幾時幾分發生的他都記得清清楚楚。即使是回憶描述多麼慘烈的命案過程,高承勇臉上都只有麻木、平靜的表情。參與審訊的警察,從最開始的震驚氣憤到逐漸習慣了他的敘事方式:「他其實已經是一種機械性的麻木,純粹是殺人取樂。」

1964年11月10日,高承勇出生在甘肅省蘭州市榆中縣青城鎮城河村,距白銀市約35公里。這個被譽為「仁義之鄉」的古鎮歷史悠久,現在卻因為高承勇而全國聞名。

「話少、老實、孝順」,這是周圍人對高承勇最基本的印像。作為家中老么,高承勇從小都受家人的寵愛,學習上也刻苦,是村裡有名的高材生。不過,在連續兩次高考落榜後,高承勇變得更加寡言。在上世紀80年代考機師,他由於家中曾經是「地主」而未通過政治審查,自此只能在家中以務農為生。

回溯到1988年那一年,高承勇的人生中發生了兩件大事:喪父、生子。在兒子出生前的幾個月,他從城河村家裡去了白銀市,制造了連環命案中的第一宗,殺死了23歲的白蘭。高承勇坦白,剛開始作案純粹是為了錢。

1998年,高承勇的心靈達到了最扭曲的時刻,他到了一種不殺人心裡就不舒服的狀態。他踩單車從青城鎮到白銀城,在街巷間四處游蕩,尋找獨行的年輕女人。尾隨、進屋、一刀抹頸,一氣呵成。而對於切割女性器官,高承勇坦白是一種報復心理,「因為對方反抗」。

白銀市的樓群

他把那些割下來的器官用塑料袋裝著,然後在經過回青城鎮的路上,將器官和作案刀具一個個倒入黃河裡。手段如此殘忍,警方問是否當時遇到了重大的變故,高承勇否認道:「那兩天就急得不成,覺得心裡慌,就要殺個人。也沒有特定的目標,都是隨機選的,合適的就尾隨,看得上就姦,看不上就殺掉。」

自那之後,白銀市「殺人狂魔」的謠言四起,高承勇也聽別人說過,但他只是聽聽,從不吭聲。2002年之後,高承勇停手了,他解釋道:「一是因為年紀漸長,殺人逐漸吃力起來;二是兩個孩子到了上學用錢的時候,便去了內蒙古做建築工。」

高承勇的兩個兒子自小學習優異,後來都還考上了名牌大學,再加上他在白銀經營的小賣部生意不錯,不少熟悉高承勇的人都本以為他們一家自此就翻身了。但這些人怎麼會想到,這個「老實人」竟然是那弄得整座城市人心惶惶的「殺人狂魔」。

高承勇經營的小賣部

在審訊時,有警察問高承勇,「面對這麼多死者和家屬,難道就沒有任何歉意嗎?」,他面無表情地搖頭否認。唯一流露感情的瞬間便是他提起自己的兩個兒子:「我這事兒,孩子不會受影響吧?」

2016年8月27日夜晚,白銀老城的夜被密集的鞭炮聲「吵醒」,高承勇落網的消息傳遍這個不大的小城,受害者家屬們穿上紅衣服走上街頭歡聲慶祝,困擾白銀人多年的「噩夢」也終於煙消雲散。那晚,白銀上空的鞭炮聲此起彼伏,白銀人整夜無眠。

2018年3月30日,白銀市中級人民法院宣判,以搶劫、故意殺人、強姦、侮辱屍體四項罪名判處高承勇死刑。高承勇當庭表示,不上訴。

(文中被害人均為化名)

為何拖了28年才告破

從1988年第一起命案,到2002年,14年凶手姦殺11名女性,而此案直到28年後的今天才抓住凶犯,且此凶犯一直居住在犯案城市。據警方稱,所有白銀市區男性戶籍居民,都曾被錄入指紋、抽血驗DNA,警方試圖通過這種方法排查案犯,但最終查無此人。

如今他們才知道問題出在哪裡——高承勇戶籍所在的蘭州農村,因為排查困難,當時並沒有錄入指紋。並稱,因為害怕,高承勇之前也刻意避開了所有的指紋採集。

對此網民紛紛質疑,為何此案拖了28年才告破,「時隔28年才抓住真凶!還值得擺出來做驕傲的談資嗎?」「幾十年下來剛抓住、還有臉報功。」「沉怨多年的命案現在才告破,真讓人虛唏!」「他能做完案回家,沒有外逃。有那麼多證據在現場。為什麼如今才抓住?好像直到2004年才對外懸賞,說明瞭什麼?」

也有網民表示,「都十四年了殺死十一人到現在才破案,要是不死那麼多的人,有多少像這樣類似的案子到現在也是不了了知。」「也就抓到了曝光一下。我敢說1949年後到現在沒破的殺人案比破的多的多,還有很多冤案。」

有網民認為是由於警察不作為所以讓案件拖了28年,「以前說牽連甚廣,難度大,抓不到!現在換市長了,市長一句要清理積壓案件,也說事隔多年,難度增大!那為什麼增大難度了,反而抓到了呢?這是什麼現象,以前條件能力差嗎?還是不作為啊?」

甚至有網民懷疑,「該不會頂不住壓力弄了個替死鬼吧,和畫像一點不像。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