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奇案實錄 – 名古屋孕婦剖屍被殺案

1988年3月18日,死者丈夫守屋靖男(假名/當時31歲)結束工作,快步地趕回名古屋中川區的自家公寓。因為他即將臨盆的愛妻——守屋美津子(27歲)一個人在家中,而且當時她已經超過預產期5天了。靖男每天打2通電話回家,詢問美津子是否開始陣痛。而18日當天下午1點的電話中,美津子回答他說還沒有。之後,靖男在下午6點50分離開公司前又打了1通電話,平常響了3聲就應該會接通的電話,這次竟然響了10多聲都沒人應。

下午7點40分,靖男到了公寓樓下,抬頭看了看二樓的自家窗戶。往常此時應該會開燈的家裏一片漆黑,而早該收進屋裏的衣物還原封不動的掛在外面。靖男急忙地跑上樓梯,將手放在門把上。然而,一般都會上鎖的門竟然啪的一聲就轉開了。

一片死寂的屋內,有一陣聲音從裏頭的房間傳來。剛開始靖男以為是他聽錯了。他小心地朝着聲音的方向走去,漸漸的他分辨出那是什麼聲音,並開始懷疑起自己的耳朵。因為那聲音百分之百是嬰兒的哭聲。

進入房間後,這次靖男開始懷疑自己的眼睛了。他驚見美津子雙腳張開地仰卧在電暖爐桌旁,一動也不動。她的身上穿着藍色的孕婦裝、粉紅色運動夾克、腳上穿着黑色褲襪、雙手被白色線狀物反綁在身後;脖子上纏繞着電暖爐的電源線,電源線還插在插座上;死者雙腳張開,一動也不動,雙腳中間有一個滿身是血的嬰兒,正虛弱地哭泣着。從美津子的腹內,有一條30厘米左右的臍帶蜿蜒地落在榻榻米上。

孩子正是從美津子身上長達38厘米的傷口中被取出,躺在地上虛弱哭泣着。

靖男立刻跑到玄關要撥電話報警,原本該放電話的地方卻不見電話的蹤影,只看到被扯斷的電話線。為什麼沒有電話?靖男連思考的時間都沒有,他火速跑到樓下跟鄰居借電話召救護車。經過搶救,胎兒奇蹟似地活下來了,體重2930克。

案發地點的照片

為什麼電話機不見了?

經過鑑識小組的勘查後,終於真相大白。他們調查美津子的遺體,發現被切開的子宮裏面,被硬塞入了一台按鈕式的電話機、以及掛着車鑰匙的米奇造型鑰匙圈。

展開調查

兇犯沒有留下任何蛛絲馬跡,指紋全被擦拭乾凈,料理台有將血沖洗掉的痕跡。此外,遺體沒有受到強暴的跡象,也沒有激烈抵抗的痕跡。

警方不管如何搜查,還是無法了解兇犯的目的。這起事件,只有美津子的錢包連同裏頭的現金數千塊日元遭竊,兇犯並沒有對其他值錢的東西下手,警方只能從闖空門這條線來追查。這天,除了調查靖男和美津子的交友狀況外,還仔細詢問了當天有經過公寓附近的435位路人,一個個盤問過後,並沒有發現可疑人物。靖男本身也遭到懷疑,但是他回家之前都一直在公司,有完整的不在場證明,嫌疑也因此洗清。

兇案發現後的現場

最後的目擊者

死者美津子利用網絡販賣家庭用品(層壓式推銷,日語俗稱「老鼠講」),事件當天下午1點50分左右,美津子的友人主婦A(當時31歲)帶着孩子來串門子,還買了2千幾百日元的除臭劑。美津子將那名主婦付的錢收在錢包里,之後錢包則被兇犯偷走。下午3點左右,兩人談笑過後,美津子送主婦A到停車場,警方推測兇犯可能是趁這段時間侵入屋內。

死者 – 守屋美津子(27歲)

主婦A帶着草莓登門拜訪,美津子和她一起品嘗。吃剩的草莓裝在餐具里,就這樣放在電暖桌上。根據美津子胃裏殘留的食物來看,美津子的遇害時間推測應該是下午3點過後。

事件當天下午3點10~20分,住在死者家樓下的主婦B目擊到一位可疑男子。根據主婦B的說辭,她當天聽到有人在轉自家的門鎖,同時還按了電鈴,因此將門半開,往門縫外一看,發現有一位身高165厘米左右、年齡約30歲上下、圓臉、看似上班族的男子站在門口。那名男子問道:「請問你知道中村先生住在哪嗎?」,主婦B回答「不知道」後連忙將門關上。之後有多人目擊那名男子在公寓附近徘徊。無法確定那名男子跟事件是否有直接的關係,唯一可以確定的就是死者的丈夫名字並不叫「中村」。

警方推測結果

兇犯被描繪成「喜好毀損屍體的性倒錯者」,並在鄰近的各車站周遭設置了【如果您的身旁有對孕婦懷有異常癖好的人,請馬上通知警方】的告示牌。而後,警方努力的搜查卻毫無任何結果。

警方調查發現,27歲死者胸部到下腹有一道切痕,子宮也被切了一道刀口,犯人就是從這裡硬生生地將胎兒拉了出來;離開母體的胎兒,臍帶被隨意剪斷,大腿內側、膝蓋和睪丸被人切割數刀。被切開的子宮裡面更被硬塞入了一台按鈕式電話機、以及掛了車匙的米奇老鼠造型鑰匙扣。

從美津子的子宮內發現的電話機和掛着車鑰匙的米奇造型鑰匙圈,以及兇犯把電話機藏起來的舉動,可以解釋為:兇犯想拖慢他人對外聯絡的時間;而藏車鑰匙也可作同樣解釋:兇犯是想拖慢將美津子送醫急救的時間。但是為什麼要藏在子宮內?不易發現的地方應該還有很多才對,為什麼偏偏要藏在子宮?從此可以推測兇犯對孕婦有異常的癖好。如此看來,這整起事件似乎不是單純的盜竊案。

遺體沒有受到強暴的跡象,也沒有激烈抵抗的痕跡,只有死者錢包連同數千日圓現金不翼而飛。現場指紋全被擦拭乾淨,洗手盤有將血沖洗掉的痕跡。

警方也發現守屋靖男的說法也怪怪的,像是家中明顯有異常徵兆——妻子沒再接電話、大門沒鎖、電燈沒開……但昌孝回到家卻直接進房換衣服,沒有先檢查家中狀況。根據昌孝表示,他以為妻子正在睡覺,所以不打算吵醒她。如果光看兇嫌為留下子嗣採取「特殊手段」這一點,的確很符合昌孝的利益動機。然而,昌孝有確切的不在場證明,他的同事表示,昌孝整個下午都沒有離開公司,有完整的不在場證明。

在《犯罪地獄變》這本書中,有提及到這起事件,書中寫道:「案發前天的3月17日,電視的深夜頻道當中,曾經介紹歌川國嘉和芳年的殘酷浮世繪『無殘繪英名二十八句』。」據說芳年的浮世繪是以「將勒斃的孕婦開膛剖肚,取出胎兒」為主題。因此,書中懷疑兇犯是因為看了這個節目後才引發犯罪。這麼說或許有點太過於武斷,但也不能說兩者毫無關係。

隔年5月, 守屋靖男帶著倖存的兒子移居夏威夷,再也沒有在媒體大眾前露面;案件發生15年後,即2003年3月18日,過了公訴有效時限,成為一大懸案。

也正是因為此事件,日本從2005年1月1日起,殺人案的訴訟時效改為25年。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