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奇案實錄 – 井之頭公園分屍殺人事件

時間先回溯到1994年4月23日的東京,三鷹市「吉卜力美術館」旁邊的井之頭公園發生了一宗碎屍案。

當日凌晨,公園負責清潔的女工人像往常一樣,開始回收在公園垃圾箱裡的垃圾袋。當她打開第一個垃圾桶的時候,發現垃圾袋裡好像有生魚一樣的東西,就准備收集起來去喂野貓。但當她打開第二個垃圾桶的時候,拿出的塑料袋裡有一塊捏起來像魚肉,但是用多層黑色塑料袋包裹著的東西。 女清潔工順手像撥竹筍一樣拆了起來,拆了一層又一層,總共拆了四層後,裡面霍然出現了一隻人腳 。

嚇得魂飛魄散的清潔女工當時把東西扔在地上,趕快報了案。警方接報後趕至公園一帶搜索,分別在公園內7個不同的垃圾桶中找出一共27袋的人體殘肢 。

井之頭公園 東京著名的賞櫻名所之一。

這些屍塊隨後被迅速被送往杏林大學附屬醫院,很快屍體的鑒定報告就出來了。

首先,收集到的27塊屍體,總重大約20kg,包含的部位主要是胳膊、腿和胸部的一部分,大約占人體的30%。而每塊屍體的寬度都是20cm,長度不超過30cm——這和井之頭公園的垃圾桶的入口大小完全一致。

一般來說,分屍案的凶手為了能夠盡快將屍體處理掉,都會在關節處下刀分屍,然而這具屍體的奇妙之處在於,凶手完全不在乎切斷骨頭的難度,最難切的鎖骨、大腿骨部分也完全無視,把屍體齊刷刷地切成了一個又一個方塊。

警方正在現場調查

另外一點值得注意的是,屍體的全部血液都被放乾,塑料袋裡完全沒有滴下來的血水,而且表面也沒有殘留任何指紋、纖維,清洗得一乾二淨。手腳上的指紋也都被刮去,連掌紋也被劃得亂七八糟。

死者川村誠一

因為被害者的身份也無法確認,警方一度陷入困局。兩天之後,警察接到了報案,說有一名住在井之頭公園附近的建築師,叫做川村誠一,從21日晚上與友人喝酒之後,到現在也沒回家。於是警方到其家中取走衣物作DNA比對,發現屍體的DNA與他的一致,這才確認受害人身份。

當年發現碎屍的垃圾箱和呼籲提供信息的告示牌

因為屍體殘缺嚴重,所以法醫一時無法確定具體的致死原因。首先從殘骸提取成分後化驗表明,死者並非死於毒殺;而從屍體的骨骼破壞程度來看,死前並未受到猛烈撞擊,因此也排除了車禍死亡。

因為血液也都被放乾,屍斑無法出現,所以也無法確定死者死前是否受到嚴重的毆打或者窒息死亡。身體上的唯一一處外傷是在肋下有一處割傷,僅僅是出血的程度,肋骨也沒斷,並未造成致命傷。

在隨後的警方調查中,發現了很多與凶手相關的細節:

  1. 塑料袋的套法:用兩層有洞眼的半透明塑料袋先包裝屍體,在外面再套上兩層不透明的黑色塑料袋。這樣的做法常見於魚市場。這也是最初清潔工誤認為是魚肉的原因。
  2. 將屍體的全部血液排出洗掉,這在一般家庭是難以想像的:不僅需要有大量的水用來沖洗——而不是搓洗,而且也需要很大的空間來進行。因此警方隨後搜查了吉祥寺附近所有有類似條件的食品和水產工廠,但一無所獲。
  3. 屍體的切斷是用木工推台鋸來進行的,而不是一般電影裡殺人狂用的手持電鋸,所以才能保證切口斷面平整:而使用這種機械的話,產生的噪音會非常大,所以凶手不太可能在夜裡作案。這樣一來,東京市內有能夠白天明目張膽地切割屍體的地方,更是難以想像。
  4. 從川村本人最後一次被目擊,到發現屍體之間僅僅間隔了30小時。這段時間裡如果要如此徹底地處理屍體的話,首先需要大量的專業知識。其次,使用台鋸時,各人的操作方法不同,切出的斷口也會有細微差異。由分屍的切割手法至少可歸納出三種不同的規則,因此也推測至少有2-3人協作完成分屍。
當年曾經發現殘肢的地方

而關於川村本人,根據目擊情報,也有很多讓人難以理解的地方。

首先,川村經營的建築設計公司,本身經營上毫無問題,而且在交友方面,也都是行為端正的人物,並不存在任何的可疑者。

4月21日夜裡,為了慶祝前同事升遷,川村和幾名朋友在高田馬場附近喝酒唱卡拉OK,11點左右在新宿站分開,隨後就行蹤不明。但據井之頭公園附近的人說,當晚聽到了汽車發生車禍的聲音,但之後警方並未接到報案。

4月20日,川村行蹤不明前一天,有人在深夜0點吉祥寺車站附近,看到有兩個年輕人毆打一名男子,據說被打的人長得很像川村。但這件事被川村的妻子否認了,當晚川村回到家裡時並未有外傷,也沒有沒奇怪的跡像。

所以關於這件事,在當時的日本成為了「謎之事件」,媒體大幅挖掘,也出現了很多猜測。其中最有名的幾個,我們挑出來說說。

1. 交通肇事說

因為有鄰居聽到了車輛急剎和撞擊的聲音,於是「交通肇事後處理屍體」的說法就浮上了水面。而車輛的肇事方,要麼是神通廣大的黑社會,要麼是行蹤詭異的邪教。

首先,這起分屍案最大的問題就在於,屍體沒有顯著的外傷。所以在警方對屍體進行檢查之後,基本上排除了車禍重傷致死的情況。

換個角度說,如果真的是交通肇事的話,既然凶手已經把其他的屍塊分別處理掉了,根本沒必要再把那27塊屍體扔到公園垃圾箱裡。

2. 邪教滅口說

事件發生當時,正是奧姆真理教在日本盛行之時。1994年,奧姆真理教在日本接近1萬名信徒。而1995年,奧姆真理教策劃並發動的東京地鐵沙林毒氣案,更是讓世界震驚。

奧姆真理教的根據地在東京有兩處,一處位於東京山手線西側的涉谷,另一處位於東京東部的龜戶。據吉祥寺當地的傳言,川村夫婦兩人最初加入了這家邪教,但隨後要退出組織的時候,遭到了組織的死亡威脅。但川村一意孤行,最後便被教徒「做掉」了。

憑借奧姆真理教當時的強大實力,確實處理掉一個人不是什麼難事,而且有眾多狂熱信徒的存在,人手方面也不成問題。

然而在奧姆真理教分家解體之後,沒有任何一個脫教信徒談起過這件事;1995年3月地鐵沙林案案發之後,警方對其教團的搜查也沒找到蛛絲馬跡。

另一方面,在川村家裡也未發現任何與奧姆真理教相關的東西,同時家人也確認了一家人與該邪教毫無關系。

3. 間諜案假說

根據日本《Daily News》這個小報的解釋,其實是川村被卷入了一起間諜案。事情要從另外一個男子A說起。

男子A,家住在吉祥寺附近,無業,以擺攤賣飾品為生。吉祥寺附近有很多來路不明的外國年輕人,同時也有大量的非法務工人員,這就導致了吉祥寺成為了東京居住條件最差的五大區域之一。

最差的五個區域包括:龜有-綾瀨(治安差),吉祥寺(治安差,房租貴),台場周邊(房租貴,生活不便),信濃町(宗教團體關系),歌舞伎町-大久保(治安差,不法居留的外國人多)

而男子A在擺攤的時候,經常出現與外國人爭地盤的情況出現。1993年年底,他在井之頭公園擺攤時,再次與幾名外國年輕人發生了爭執。他隨後准備糾集地頭的哥們兒與這些年輕人干一架,徹底把他們趕出吉祥寺,但之後自己卻受到了很多威脅。

首先是自己在出攤時,總會有一些外國人盯著他看,幾乎如影隨形地跟蹤他。即便是到其他城市擺攤,也會有幾名外國人出現在他周圍。據他和周圍人的觀察,那幾名年輕人的攤位幾乎沒有生意,但卻一直開著攤位,經營攤位的人不見少,反而在增加。因此他們猜測這個攤位只是個幌子,其實可能是某國的情報點,所以才執拗於這塊地盤。於是他感覺到事情不妙,就暫時停止生意,躲在家裡避風頭。1994年4月,當他在家看新聞的時候,恰巧播出的是川村遇害的消息。他看到電視上的照片,當時就出了一身冷汗:

「這個人怎麼長得跟我這麼像?」

隨後他跟《Daily News》的記者談起來,他所租的倉庫離川村的家只有幾十米遠,以前當他在倉庫收拾東西的時候,總會有路過的不認識的人跟他打招呼,而且還叫錯他的名字。當時他沒有注意,但事後想想,也許川村真的和他長得一模一樣。

根據男子A的推測,某國的情報機構應該是把他和川村弄錯了,結果殺死了川村。而男子A在事件發生之後,選擇了全家搬離吉祥寺。但幾年以後,他的全家也在他外出時被殺死並分屍,只有他一人幸存。

當然,關於男子A講的故事的可信性,我本身是存在很大疑問的。小報記者為了奪人眼球而寫出這篇報道,甚至是捏造,我覺得也完全可能。

真女神轉生

NAMCO 真女神轉生

後來,此案與另一都市傳聞終於拉上關係。兇案發生在1994年,但原來在1992年時,由遊戲廠商NAMCO出品的RPG大作《真女神轉生》面世。與前作《女神轉生 I》《女神轉生 II》不同,故事背景由20XX年改成為199X年的東京,而故事的開端亦讓人不寒而憟。有玩過此作的讀者大概會記得,遊戲一開始便是主人公發夢,夢中看見住所附近的井之頭公園發生了一宗碎屍案,受害者被當成惡魔的祭品被殺後分屍,並丟棄在井之頭公園的各處…劇情與94年的兇案不謀而合。

這個事件發生於1994年4月23日,由於疑點太多也缺乏證據,於2009年4月23日時效期限過,成為了日本一宗有名的懸案。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