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灣奇案實錄 – 基隆七號房慘案

台灣基隆七號房慘案曾多次被拍成電影及電視劇,在台灣無人不知。在基隆的老人家提起慘案,無不毛管直豎,不寒而慄。

基隆七號房就在遠東戲院(忠三路99號)對面的空地,很久以前就已經拆掉重建,空地雜草叢生,大白天顯得特別陰暗,外頭還留有一面古牆, 看的出來歷史悠久。在1934年在基隆七號房發生一宗殺妻命案。當年的《台南新報》報道基隆日本官吏殺妻分屍,最後兇手被判處死刑。

基隆七號房命案舊址現狀。

那個日本官吏就是吉村恒次郎,他在日本娶了同縣女子宮氏為妻。赴台灣後,吉村任澎湖巡查,後來升至台灣總督府交通局基隆海事課出張所書記兼技手,居住於基隆市天神町九十七番地七號房(今基隆市仁愛區花崗里)。1930年8月罹患腸病,聽聞飲酒可以改善此病,遂染上酒癮。

1931年以後,宮氏染婦人病,懷疑自己被時常在青樓宴飲的吉村傳染性病,兩人遂沒同床共寢,夫妻感情自此疏遠。

吉村在基隆市結識了高砂公園內的飲食店「綠庵」廚房幫傭屋良靜 ,一見鍾情,情投意合,屋良靜便當了他的小三。吉村與屋良的私情被宮氏識破,兩人感情變得更差。而宮氏與某男子關係不尋常亦被吉村發現,但反被宮氏責駡,夫妻兩經常吵架。

之後,屋良為吉村生下一女,取名「春子」,吉村納屋良為妾,令宮氏懷恨在心。

日治時期的高砂公園地圖,可見飲食店「綠庵」位於公園中央。

翌年,春子因中毒病危,吉村一夜看顧,卻遭宮氏怒斥恐嚇,吉村敢怒不敢言。春子最後不幸去世。宮氏仍多次唆使長子「吉村克之」至屋良屋中恐嚇,並對屋良拳打腳踢,搶去所有家具衣衫變賣。

屋良感到女兒之死與宮氏有關,向吉村哭訴:「你的妻子希望春子死,現在她死了,她取去我所有物品,還說要殺我!」她雙手合掌向吉村說:「如果你真心愛我,就幫我殺宮氏為我報仇!」吉村聽見妻子如此侮辱愛妾,認為必須殺掉妻子才得安靈,立即答應。

殺人丶肢解丶棄屍

某夜,吉村乘宮氏睡着,以棉被悶死宮氏,再將其屍體裝入帆布袋, 並雇人力車,將宮氏屍體載運到屋良靜外租之屋。吉村肢解宮氏屍體,把屍塊放入四個石油罐中,以鐵線纏好,裝入兩個箱子裏。

日治時期的基隆港樣貌

吉村向附近的"福島雜貨店"借用手拉車,再去貨船屋借釣魚船及購買魚餌,假裝要出海釣魚。兩人協力運載兩箱屍體住基隆港大正棧橋,去到基隆港口白燈薹及社寮島之間的海面上,一箱一箱推入海中。而之前用來裝屍的帆布袋,則塞進兩塊大石,沉入大正橋旁邊的水裏。

調查緝捕

兩人犯案,本以為神不知鬼不覺,不過 10 月 28 日吉村行兇當晚,剛巧有基隆警署兩名刑事警經過吉村家,聽到婦女喊叫之聲,他們以為又是夫婦吵架,不以為意。之後,宮氏的理髮師鄰居報案宮氏失蹤多日,刑事警打聽下知道當晚吉村不久出門,到晚上11點多才回家,覺得十分可疑。於是通知其他同仁,暗中調查。

11 月 2 日基隆警署先傳訊屋良靜,之後再傳吉村問話。因為吉村所答疑點甚多,警方以水陸並進積極追查,終於在基隆內港發現可疑被袋。檢察官與刑事課長至基隆實地查案,提訊吉村。吉村自覺罪狀難逃,坦承犯案,卻謊稱過失殺人以求減輕罪刑。屋良靜則頓起精神異狀,胡言亂語。

當時的巡佐調查發現在野村家的灶邊尚,留有宮氏的血衣,且詢問野村之兒女皆指認血衣為其母所有,野村與屋良百口莫辯。

5 日 基隆警方增派漁船搜尋屍體,晚間在燈塔北東方約半哩處發現裝有右大腿、左腕及頭部等屍塊的石油罐一個,驗屍結果係為絞死。6 日,命吉村與屋良對質,各自坦承所犯罪行,磯谷檢察官並訊問吉村鄰人、車夫等相關人證。

最後,吉村最後被判處死刑,屋良靜判懲役十五年。

《基隆七號房慘案》在1957年7月13日被搬上大螢幕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