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灣奇案實錄 – 井口真理子分屍案

死者井口真理子

1990年4月,台灣社會發生了一起震驚國內外的分屍案,日本東京御茶水女子大學四年級的學生井口真理子(Iguchi Mariko),在畢業前夕給自己送了一個畢業禮物,自己一個人的壯遊-到台灣自助旅行。可是她萬萬沒想到,原本希望藉由這次壯遊讓自己成長,卻反而成了人生的句號。

井口真理子於1990年4月2日獨自從日本飛到台灣自助旅行,她第一站是在台北遊玩,之后搭火車南下台南和高雄。 7日寄明信片給媽媽說預計18日搭飛機回日本,並且在明信片中告知要到高雄的澄清湖遊玩。她最後的身影是在4月7日約中午12點步出高雄車站剪票口,從此便行蹤成謎。

井口真理子的母親井口久子一直未見女兒在預定日期回家,即刻聯絡日本在台的交流協會和報案。她的失蹤案轟動了整個台灣。

井口久子心急如焚,直接飛抵台灣找女兒,警政署下令各縣市警局成立專案小組,警方和井口媽媽分別懸賞5萬日幣和50萬台幣尋人,但查了半年,依然毫無頭緒。

井口真理子在台南遊玩時,曾寄明信片回日本給母親,明信片中提到在台南期間,由一名李姓男子陪同到各大景點觀光。警方很快就鎖定這名李姓男子,並請他到案說明,但在偵訊期間,他清楚交代所有行程細節,警方確認後也證明他所說無假,因此將李男釋回。

7月18日,井口久子二度到台灣尋女,仍未有所獲。

9月6日,井口久子三度到台灣尋女,並成立「井口真理子搜索後援會」,唯仍一無所獲。

高雄車站

井口真理子在台行蹤
1990
42日,就讀於日本東京御茶水女子大學四年級的女大學生井口真理子,獨自一人搭機到達台灣進行自助旅行,投宿於國際青年之家。
3日,在臺北市觀光;
4日上午寄明信片給家人,中午搭乘自強號南下臺南,認識一名李姓年輕男子,當晚投宿其家中。
5日、6日由李姓男子陪同在臺南市觀光。
7日上午,真理子寄信給家人後,由李姓青年載往臺南車站搭乘復興號前往高雄,中午12時許步出高雄車站剪票口,自此行蹤成謎。
18日井口真理子預定搭乘返日的聯合航空828號班機無人取消她預定的機位,在出入境管理局亦查無真理子的出境紀錄。
25日,真理子的母親井口久子抵台尋找愛女,並由日本交流協會陪同正式向內政部警政署報案。

就在案情陷入膠著時,警方接獲線報,平日在高雄機場排班的計程車司機劉學強,曾向親友聲稱自己殺害了日本女留學生。警方不敢大意趕緊請劉學強到案說明,但劉學強到了警局又矢口否認,他說:「我神經病呀,我隨便講的呀。」且劉學強真的有精神疾病就醫記錄,加上沒有直接證據,警方只好將他釋放。

但警方還是覺得劉學強很詭異,因此對他進行秘密跟監,漸漸覺得劉學強「不單純」。劉學強在車子的擋風玻璃前安置了一、二十尊神像及佛像,另根據與他一起排班的司機們指出,劉學強天天播放佛經,聲音開得很大聲,大老遠就聽得見。其他人見他老是喃喃自語喊著:「阿彌陀佛」,且手上掛滿了佛珠。

更詭異的是,明明沒班的他也總是待在車上、不回家,吃飯、睡覺都在計程車上。上廁所時更怪,就好像有人在後面追他一樣,用百米賽跑速度衝去廁所、再衝回計程車內,他的舉動相當啟人疑竇。

警方跟監期間,劉學強曾到佛光山找法師幫忙,他當時直接跟法師說:「每天晚上只要燈關掉、離開佛經的範圍,井口小姐就會出現,一直問我為什麼要殺她?為什麼要對她這樣?」

就在命案發生快滿一年,警方再找上精神瀕臨崩潰的劉學強,最初,劉學強還是否認涉案,但是經驗豐富的警員直覺他就是兇手,並且到疑犯住家調查,發現之前並未發現的隱蔽的水龍頭,而且發現牆上和地上有強鹼反應,表示劉學強以清潔劑、消毒劑,徹底地清洗過他的房子。

警方調閱其用水量賬單,發現當年其四五月份的自來水帳單,多了五度換算下來他用了五噸的水,表示他曾在家中做過大量清洗工作,而鄰居說他平常並不愛整潔的。同時,當時劉學強在住家焚燒東西,引發鄰居檢舉,甚至丟光家裡頭的所有東西,只留一床草席和一條棉被,也增加警方對他的嫌疑。

警方利用疑犯其心理狀態,直接對他說:“從實招來吧,否則井口會一直跟著你!”這句話突破劉學強的心防,坦承殺害井口真理子。

劉學强在自白書中指出,他於去年(1990年)4月7日在高雄車站前的建國三路騎樓,看見獨自背著背包的井口真理子,上前搭訕才發現真理子是日本人,在筆談後得知真理子欲尋找住處,便騎機車將真理子載回小港區住處。隨後兩人一同前往澄清湖、鳳山、大統百貨等地遊玩,當晚,因為井口真理子找不到適合的住宿飯店,遂接受劉學強的建議到他家借宿一晚。晚上,劉學強向井口真理子求歡遭拒,一時氣不過,天明前趁井口真理子熟睡後以十字弓向頭部連射4箭殺害。

劉學強將井口真理子的頭顱砍下放入塑膠袋,屍體則以床單包裹,連同作案穿著的血衣、作案用的十字弓、井口真理子的背包,分散在不同地點丟棄,兇器十字弓則丟入愛河內。

在棄屍時唯恐被人發現,便淋上汽油焚屍,另外也燒毀真理子所睡的床板。

隨後警方多次向劉學強詢問棄屍地點,但劉學強供詞反覆,有時說在臺南縣,有時說在臺南市,使警方數度往返臺南與高雄間,但都一無所獲。最終劉學強坦承棄屍地點位於臺南市崇明十三街一處空地,頭顱則丟棄於南門街附近的垃圾子車。專案小組前往劉學強供稱的棄屍地點開挖,在被砍掉的大樹樹根下挖出一百多塊大小屍骨,劉學強現場一看到,即軟腳下跪。

兇手劉學強在警方攙扶下向死者駭骨祭拜

由於頭顱被丟棄之後被運往臺南縣仁德鄉垃圾掩埋場,時日已久,至今一直未能尋獲。

隨後根據劉學強的供詞,陸續尋獲井口真理子的手電筒、萬用刀、洋傘等遺物及作案用的十字弓。

在這一年間,井口真理子冤情未昭期間,發生了許多無法解釋的事情。劉學強到案後,他跟警方說每天要睡覺時,井口真理子的冤魂都會來找他,夜夜顯靈索命,讓劉學強十分煎熬,因此不敢回家,只好睡在計程車上。井口真理子命案發生後,還有鄰居聽到劉學強家中傳出女子哭聲,還以為他交了女朋友,勸他不要讓女朋友傷心,當時劉學強嚇得臉色慘白。當地警局確實不斷接到民眾報案說家附近有女人在哭,擔心是不是有家暴發生,但警方每次接到電話、到了現場又什麼都沒聽到。

住在劉學強棄屍地點附近的居民,更是不只一個人曾經接過一位說著日文的女生打來的電話,居民起初不以為意,想說應該就是打錯電話,但在破案之後大家聊起這件事,紛紛覺得毛骨悚然。

井口久子無法接受無頭屍骸是自己女兒

最後,高雄地方法院,依殺人還有遺棄屍體罪,將劉學強判處死刑,但因為他的精神疾病符合精神異常減刑條例,讓他得以逃過一死,獲判無期徒刑,禠奪公權終身。可是,井口真理子的命案真的畫下句點了嗎?井口的屍身、劉學強的犯案工具都已經找到,但井口的頭顱可是到現在都還不知去向……

劉學強獄中被毆

2004年媒體報導,劉學強在台中監獄服刑期間 ,遭同監受刑人恥笑並毆打成重傷,劉向台中地檢署控告圍毆他的受刑人和管理員共十二人。一般黑道兄弟認為,殺人放火是逞兇鬥狠,但是欺負弱勢的婦女就不可以 。因此劉被認其罪不可赦,易遭人動用私刑。後來獄方避免事態擴大,將劉學強移往宜蘭監獄服刑。 

恐怖的巧合

2019年,台南發生恐怖情人肢解棄屍,兇嫌31歲吳姓男子在螺絲工廠擔任作業員,與在酒店上班的43歲張姓女子姊弟戀,有天張女要外出找友人,引發男子醋意,氣憤徒手將人勒斃, 當晚到大賣場買鋸子,隔天上午在浴室內將人肢解,雙膝以下、雙手及軀體對半肢解成6大塊。

凶案現場29年前正是井口真理子埋屍地點之一

而這宗台南駭人分屍案命案現場,竟是20幾年前,轟動一時的日本女大生「井口真理子命案」的棄屍地點之一。警方表示,分屍案大樓當年是空地,後來一度變成停車場,之後地主再出售給建商蓋大樓,沒想到相隔29年,竟在同一地點再發生駭人命案。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