韓國三大懸案 – 李炯昊誘拐殺害事件

1991年1月底,發生了一件震驚全韓國的孩童誘拐事件,當天晚上一名住在首爾江南區的9歲男童李炯昊,原本在社區遊樂埸與朋友玩耍,卻直到深夜都未返家,爸媽驚覺不對、著急的報警求助,而後接到了一名男子打來的電話,讓他們知道自己的兒子被綁架了,經過60多通的勒索電話,在失蹤的第44天,李炯昊被發現陳屍在下水道、身體嚴重腐敗。

李炯昊

失蹤

事情發生在1991年1月29日的江南區狎鷗亭的現代住宅小區,故事的主人公叫李炯昊,男,九歲,1981年出生,就讀小學三年級。

韓國的江南區是有名的富人區,李炯昊的父親當時是一家公司的老闆,公司雖然算不上是國際大企業,是有一定規模的,所以李炯昊當時的家庭條件,是相當不錯的。李炯昊當時是跟父親及繼母生活在一起,親生父母幾年前已經離婚了。

1月29日這個晚上,李炯昊從學校放學回家之後,就去了朋友家玩,吃過了點心後,幾個小朋友一起在住宅小區前面的遊樂場玩耍。

這個與公寓僅有一線之隔的遊樂場,讓許多附近的家長都放心將孩子帶來這裡玩耍,因為好看顧、人又多,所以孩子比較沒有危險。

下午5點20分,天色漸晚,朋友們與李炯昊道別後,準備回家吃晚餐,而他卻遲遲不想回家,就這樣他就獨自一人留在遊樂園裡繼續玩耍。

晚上7點多,已經到了吃飯的時間了,李炯昊依然沒有回家,爸爸和繼母十分著急,就開始在公寓樓附近尋找,但找了很久,也沒有蹤影,只好到警察局報案。

李炯昊失蹤的遊樂場(左:1991,右:2012)

綁匪來電

就在當天晚上的11:30 ,李炯昊的父親接到了第一個電話,電話裏面的人這樣說:「炯昊現在在我這裏,請您兩天之內,準備好7000萬(韓幣,下同),並在車上安裝好車載電話,我會再跟你聯絡,不准報警!」之後電話便掛了。現在要跟大家說一個重點,打電話的人當時在電話用的是"請"、"您"這些敬語。

這件事很快便走漏風聲,有很多的警察和媒體都知道這個消息,但是當時的媒體都非常自律,為了孩子的安全,並沒有公佈這個消息。

試探電話

隔了一天,李炯昊的繼母在家接到了一個非常奇怪的電話,因為這一個電話,令警方意識到這個案件的作案人心思非常縝密。電話裏的人聽起來大概是30多歲的中年男子,說:「我們這邊是首爾瑞草警察局,請你叫旁邊的警察接一下電話。」當時李炯昊的家埋伏了很多警察,這些警員全部都是案發地點江南區的,他們對這個電話立即起了警覺,趕緊給李炯昊繼母打眼色,繼母當時反應也很快,立即回答:「我們是一般的家庭,這裏沒有警察,你打錯了吧?」電話另外一邊便收線了。很明顯這個電話是嫌犯打過來,試探李炯昊父母是否有報警。

繳交贖金

之後,作案人又打電話過來,要求李炯昊父親把7000萬帶到金浦機場國內航線的停車場。李炯昊父親按照指示開車到了國內航站樓,嫌犯要求他開雙閃燈,然後將後車廂打開再關起來,父親照做了,嫌犯卻沒有現身。

之後又接到作案人的電話,指示他立即去市政廳。到了市政廳,作案人又更改地點,要求李炯昊父親立即前往忠武路劇場。

到了劇場,歹徒又要求他到旁邊的炸雞店去。李炯昊的父親當然照做,就這樣繞了半個首爾,但歹徒並沒有出現收取贖款。作案人這樣做,就是要觀察李炯昊父親的車後面,有沒有警察的車跟着。

就在這時候,在家中焦急等候消息的繼母收到一通電話,作案人口氣很差的說:「我不是告訴你不要報警嗎?後面跟着的警車我全都看得清清楚楚,你們要繼續這樣嗎?」其實警方是用多輪汽車跟着李炯昊爸爸的,而且不停換車,警員喬裝了不同的身份,一般人是非常難察覺到的。還好李炯昊的繼母非常機警,跟他說:「李炯昊爸爸有點怕,所以叫他的弟弟跟着她,有個照應,我們並沒有報警。」當日作案人打了16次電話給受害人家庭,不停威脅說:如果再有警察介入的話,你們永遠也不會再見到炯昊。

兩天後, 2月1日,又收到綁匪的電話,同樣是要求李炯昊爸爸度金浦機場國內航線的停車場,父親照樣跟着指示過去,但是作案人還是沒有出現。同一日晚上,李家又收到綁匪電話,要求繼母在凌晨 02:10 把7000萬韓元的贖金那拿到忠武路的小報攤前,錢留在車裏,不要把車門關上,然後離開。

李炯昊的繼母到了後,按照作案人要求把錢放在車上,然後離開。 但是繼母為了想看嫌犯的模樣,冒險躲在附近。不久有一個行跡可疑、年約30歲的男子,站在地下道的出入口,持續偷偷望向這輛車,同時環顧四周,除了繼母外,警方也躲在附近,但因為當時已經很晚,街上的人很少,為免打草驚蛇,警察並沒有行動。那人觀察了一會後,可能感覺到氣氛不太對勁,很快就溜走了。

紙條

之後,綁匪改了溝通的方式,不再打電話到李家,而是透過紙條發出指示。李炯昊的父親找到了那張紙條,上面寫着兩個銀行帳號,要求住這兩個帳號分別打2000萬。警方在紙條上套取不到指紋,而且這兩個帳號都是用假名字登記的。警方後來經過調查,發現帳號這兩間的銀行分行,都是沒有安裝閉路電視,而且人流量非常大。如果綁匪真的去領錢,也是很難辨認,很難抓到的,可見這個作案人事前是做了大量功課。

按照警方的建議,為了更有效監視銀行,李炯昊的父親只向其中一個帳戶打了2000萬的贖金,免得兩邊兼顧不了,造成追緝犯人的困難。然而錢打了,卻遲遲等不到嫌犯前來取錢。

綁匪在2月13日下午五點的時候打電話到李家,知道已經打款2000萬韓幣後,要求家屬晚上八點帶著餘下的5000萬贖金,前往韓國88大道的橋墩下某處,那裡放著一個鐵盒子,裡面裝有小紙條。這個時候,李炯昊已經失蹤兩星期,李家基本上給折磨的筋疲力盡了,李爸爸要求聽一下李炯昊的聲音,作案人非常不屑的揶揄:

好像沒有很愛你的小孩啊 ?
沒有好急着把孩子贖回去啊?
想要你的孩子死掉啊?
我看您是不想讓李炯昊回家了,是吧?

最後說道:「這是你最後一次機會了,好好表現吧!"」

致命失誤

為了不要打草驚蛇,心軟的父親還是乖乖照辦。不過李炯昊父親並沒有真的準備5000萬現金,而是按照警方的建議,除了表面那一層是真鈔,下面全都是白紙。李炯昊父親依照歹徒的指示找到鐵盒內的紙條,照著指示前往楊花大橋南段與奧林匹克大橋交界的鐵板上,將錢放下後離開。

警察為了不再錯失抓到犯人的機會,就在指定位子附近先行埋伏。當晚10點15分,有一輛車突然沖出來,經過了奧林匹克大路旁邊的那一個鐵板上,這個時候有個人從副駕駛座打開車門,伸手把錢拿走,車根本連停也沒有停過,便迅速開走了。這一切來得太快,埋伏在旁的警察沒有反應過來,連車牌號碼也沒有記到。就這樣,作案人在警察的眼皮下溜走了。

第二天2月14日,發現了是假錢的綁匪又打電話說:「這位爸爸,袋子裏面裝的是假錢啊,我看您是不想讓李炯昊活着了吧!不過您沒有報警,我還是多謝你囉!」這是作案人打過來的最後一通電話了。

從1月29日到2月14日,這十五天之間,匪徒一共打了60多通電話,留下了10多張字條,但是這些所有的電話及紙條上,除了字跡及聲音之外,沒有留下任何的線索,可見這個人心思的縝密程度。

綁匪用紙條向家屬傳遞指示

匪徒現身

那麼這個案件完結了嗎?當然還沒有,還有2000萬贖金在銀行帳戶裏呢。2月19日三點多,首爾上溪洞的一個銀行裏面,有一個中年男子到櫃檯提領先前家屬匯入的2000萬,櫃員小姐在電腦螢幕上看到這個帳戶已經被凍結,就如實跟那顧客說。那個男人聽到後,立即明白李家已經報警,迅速離開現場。這位櫃員小姐就成為了此案的唯一見過綁匪的目擊證人。

發現屍體

3月13日下午2點左右,在首爾蠶室的某個下水道,有民眾通報水道被堵住,請人清理過後,赫然發現了一具死狀悽慘的腐屍卡在下水道中,經警方驗屍後,確認這具屍體就是失蹤44天的李炯昊,當時他的眼睛及鼻子全部都給塑膠布蒙起來,手腳則以尼龍繩㧢起來的,身上穿着失蹤那天的衣服,但是鞋子卻不是他的,是一對Adidas的鞋子。

驗屍官檢測死者胃部殘餘的食物,發現正正是他失蹤那天到朋友家所吃的食物,所以推斷李炯昊是在失蹤第二天便給殺害。也就是說,作案人早早就撕票,才沒有辦法讓李炯昊父母聽到他的聲音。

發現屍體的下水道

警方按照櫃員小姐的描述,為作案人畫了一個模擬肖像。這麼多年來,警方一共投入了9748名警員調查案件,調查嫌犯420名,鑒定聲音及筆記的紀錄740件。警方公佈了犯人的肖像,收到了民眾28萬個通報,投入了大量人力物力,但是仍然沒有找到兇手。

嫌犯的模擬肖象圖(左:1991,右:2006)

1991年,李炯昊的父親把狎鷗亭的公寓賣掉,全家搬離這個傷心的地方。

2006年,這個案件便過了公訴時效,也就成為了一個永遠的懸案。

案情分析

1)透過了解綁匪說話的方式,推斷犯人應該是高學歷,非常冷靜,對首爾地理非常了解,而且他的口音,就是一個首爾土生土長的人。

2)由於綁匪曾經指示受害家屬到過兩次金浦機場,而且會用到一些非常專業的外來英文,在那年代也不是十分普遍,所以就有人估計他是一個在機場工作的人。

3)綁匪應該多過一名

因為綁匪給李家打電話的時候,經常不小心用了"我們"這個詞,就像說順嘴了一樣。這就暗示可能他不止一個人,而是一個團伙作案。

另外,綁匪開車到奧林匹克大路取贖款的時候,突然間門開了,一個人從副駕駛座把錢拿走了。如果是一個人邊開車邊伸手去拿錢的話,難度非常大,也就是當時車上應該有兩個人的。

而且應該還有一個人,在遠處確認贖金已經放在鐵板上,也就是說作案的應該至少有三個人。

1991 年 3 月,家人為李炯昊舉行葬禮

4)敬語

之前有提及過,綁匪跟李炯昊父親談電話的時候,用的都是敬語。事實上,匪徒打威脅電話的語氣是非常不好的,讓人聽到也很不舒服。但是整個電話通話過程中,用的都是敬語。有可能這個匪徒,是李炯昊父親身邊的人,而且平常跟他說話都是用敬語的,所以出現這種習慣。

而且李炯昊失蹤地方,是在住宅區的一個遊樂場,這個人能夠自由地進出這個小區,而且李炯昊應該跟他是認識的,不然的話不會隨便跟一個陌生人走的。

5)屍體上的鞋子

李炯昊屍身被發現的時候,腳上穿的一雙鞋子,並不是他的,那會是作案人在短短一天之內給他買了新的鞋子嗎?如果不是的話,這雙鞋子究竟是從哪裏來的呢?

嫌犯

警方曾經高度懷疑一個人,這人便是李炯昊親母的弟弟,也就是他的舅父。當時李炯昊親生父母離婚的時候,在這個親戚的幫助下,李炯昊的親母取得了7000萬的贍養費。但是李炯昊母親得到這筆財富後,並沒有分給這個幫助她的親戚,所以有可能懷恨在心。而且綁匪要求的7000萬贖金,正是跟這個贍養費的金額一模一樣。

另外,警方懷疑他的另外一個原因,是因為他的聲音跟電話錄音裏面的聲音很像。警方用FBI聲紋對照機作測試,結果是他的聲音跟綁匪的相似程度有92%。而且這個親戚在案發期間,多次乘搭國內航班進出個金浦機場,而綁匪當時亦多次要求受害人父親帶贖金到金浦機場的國內航站樓。

不過後來,這個親戚拿出了完整的不在場證據,所以警方消除了對他的嫌疑。

2007年,根據案件拍攝的電影《那傢伙的聲音》。電影的結尾向觀眾播放了當時真正罪犯的錄音資料,以及肖像素描。希望所有觀看電影的觀眾可以幫助一起找出犯人。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