韓國奇案實錄 – 金宣子連環毒殺案

看起來與一般家庭主婦無異的金宣子(김선자),是南韓第一個女性連環殺人犯,也是最後一批被送上黃泉路的死囚。

1986年10月,當時南韓首都漢城(今首爾)正準備進行亞運的閉幕典禮,當時南韓在賽事中打敗了宿敵日本,奪下亞運成績第二名,就連當年的冠軍中國都與南韓只差一面金牌,而且國家在兩年後( 1988年,更會舉行奧林匹克運動會。而就在韓國人沉浸在這份殊榮時,一樁又一樁前所未聞的連續殺人案,以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展開。

10月31日早晨,居住在首爾中區新堂洞的47歲中年婦女金宣子,邀鄰居金氏一同去社區內的公共澡堂洗澡。當時金姓鄰居很爽快的答應,然而卻不知這是死亡陷阱。

早上10時,金姓鄰居在澡堂更衣室換衣服時,突然感到呼吸困難、胸口疼痛,不久後引發全身痙攣,金姓鄰居倒臥在地,不斷口吐白沫。儘管當時澡客們將她送往醫院,金姓鄰居卻還是一命嗚呼。

▲金宣子

警方一開始認定是金姓鄰居疾病突發,所以不以為意。

不過不久後家屬查覺到金氏死亡後,發現死者生前配戴的珍珠項鍊和戒指等四件飾品全都消失了。警方因此懷疑金宣子有殺人嫌疑,於是展開地毯式搜索,問遍被害家屬、鄰居、澡客、澡堂業者。然而當警方質問金宣子時,她卻裝傻:「我沒看過她戴珍珠項鍊啊!」,由於當時科技並不發達,警方找不到其他證據,只好作罷。

5個月過後,第二樁案件發生。

1987年4月4日這天,與金宣子同屬同一個契(계,類似早年台灣的互助會)的全姓婦人,催促金宣子向其他人收契(계,類似早年台灣的互助會)的會費。金宣子因為曾欠全女700萬韓元的債務,於是答應會將收到的這筆款項還給全女,兩人因此約好,一同搭公車前往永登浦區取款。

不料當公車行駛至龍山區時,全女身體突然產生痙攣,她手緊按著腹部後便倒地不起。當時全車乘客都嚇壞了,連忙幫忙呼叫救護車,不過與金女一樣,全女在送醫路上就斷氣了。

當時龍山區警方著手偵辦此案,由於全女死亡的過程過於迅速,警方都認為全女是自殺身亡。不過經警方向家屬調查後卻找不出全女突然尋死的動機,再加上全女的死法和5個月前,在中區新堂洞澡堂更衣室口吐白沫的金女實在是如出一轍。

儘管警方已嗅到一絲不尋常的氣息,把金宣子列位重點嫌疑犯,但金宣子還是否認到底,由於還是無法找到金善子殺人的證據,警方只能作罷。

似乎是嚐到成功的果實,金宣子開始如法炮製這套殺人模式。她出招快、狠、準,完全不會被警方懷疑、也找不到有效證據,直到最後踢到鐵板。

1988年2月10日,平日嗜賭成性的金宣子早已債台高築,她欠鄰居金如仁(김여인,音譯)120萬韓元,這天她與金如仁一起向欠債人討債。金如仁在路上喝下了金宣子遞出的薏仁茶後開始腹痛、嘔吐不止,當時金如仁早已懷疑金宣子動機不單純,趁金宣子下計程車購買健康飲料時,連忙吩咐司機拋下金宣子掉頭離開,才撿回一命,之後金宣子似乎開始內心不安,好幾次到金如仁家關心其身體狀況。

1988年3月27日,金宣子的73歲父親金從春(김종춘,音譯)為了參加親戚的婚禮,在乘坐公交車時突然噁吐後失去意識,緊急送醫後仍然回天乏術。當時尚無法醫相關知識的醫生認為金從春死於心臟麻痺,屍體馬上被火化了。

事後經警方調查,金從春疑似喝下了女兒金宣子所給的健康飲料後才心臟麻痺,但金宣子並未與父親有金錢糾紛,於是整起事件根本無從調查。

面對父親的死亡,金家姐妹悲痛萬分,4月29日中午12時,金宣子與妹妹金文子(김문자,音譯)前往當時位於城東區的兒童樂園散心,這時金宣子又將健康飲料遞給妹妹,金文子喝下後,在搭公車返家過程中,突然心臟麻痺,最後同樣送到急診室前就宣告不治。

事後在法庭上,一名曾與金氏姐妹倆搭乘同輛公車的青年表示,當時一起將金文子送往醫院後,醫師曾對金宣子說明病情已經惡化,必須送往大醫院,但當時金宣子仍不為所動,她收拾妹妹包包內的貴重物品後就急忙逃離現場。

7月8日,金宣子的表妹孫美琳(손미림,音譯)透過金宣子的介紹,購得一間價錢便宜的房屋,當孫美琳提著480萬韓元到金宣子家後,同樣喝下了金宣子遞給她的健康飲料,不久在回家的公車上中毒身亡。

檢方這次決定解剖孫美琳的屍體,不料卻在孫美琳的身上驗出氫化鉀。警方調查金宣子當日的行蹤,並發現她是最後跟死者見面的一個人。對照此前被歸類為病死的四起懸疑死亡案件,警方這才確定金宣子的罪嫌。除了金宣子父親的屍體火化,警方與檢方苦勸其餘4名家屬開棺驗屍,這在1980年代的韓國是件十分不容易的事,終於在其他3名受害者屍體驗出氫化鉀。

警方向法庭申請了搜查零,並開始封鎖金宣子的住家,之後在其住家內發現金宣子藏有被害者們大量的金錢、鑽石、珠寶、手飾、支票、儲金簿等貴重物品,加上警方在金宣子家中如廁時無意間發現柱子內有個小洞,裡面竟然藏著犯案用的塊狀氫化鉀,更加證實了金宣子的犯行。

▲警方在金宣子家中發現氫被害者物品

1986年,韓國出現了第一個女連環殺人犯,名叫金宣子,她甚至連自己的親生父親和妹妹都不放過,也成了韓國最後一批被送上黃泉路的死囚
▲警方在金宣子家中發現氫化鉀

1997年,金宣子被執行死刑,享年58歲,成為南韓最後一批遭到處決的死刑犯。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