馬來西亞奇案實錄 – 洪美鳳姦殺案

此案發生在馬來西亞。

天真爛漫的9歲童年,毀在變態色魔手上!

死者洪美鳳

9歲的洪美鳳在僑南小學就讀三年級,學校成績相當優異,是一名文靜乖巧的女孩。

美鳳來自吉隆坡怡保路,在6兄弟姐妹中排行第2,家中經營肉骨茶店。

1987年4月12日早上8時30分,洪美鳳偕同10歲哥哥洪耀添向媽媽拿了錢后便到附近的檔口買九層糕,碰巧當天檔口沒營業,兩人便到附近的巴剎(集市)。

途中哥哥因腸胃不舒服,要回家上廁所,他交代妹妹留在原地不要走開,便獨自從隆市敦拉薩路17樓組屋跑回怡保路住家。

10分鐘後,他依原路返回現場會合妹妹洪美鳳,卻遍尋不獲妹妹的蹤影,哥哥連忙跑回家通知爸媽。美鳳雖然只有9歲,不過她向來很有交代,絕對不會獨自亂跑,一家人頓時緊張起來,分頭尋找美鳳的下落。

約3個小時後,38歲的洪媽媽在17樓組屋附近一個空置及沒有上鎖的3層式房屋內終於找到美鳳,但現場情況讓母親幾乎當場昏厥。

美鳳遇害廢屋

美鳳被發現時,全身赤裸躺在血泊中,頸項被電線勒住,身上有着遭人百般凌辱的痕跡,最人神共憤的是,她下體還插著一根36吋長的木條,至少有18吋長是從美鳳的下體直插進體內,穿破內臟直達心臟,木條上還有3根鐵釘和一個鐵片,傷口的血肉已模糊。畫面讓家人畢生難忘,也破滅了全家團圓的希望。

父親洪成富(37歲)急忙把女兒送往吉隆坡中央醫院,可惜為時已晚,醫生證實她已死亡。

死者哥哥洪耀添指出命案現場遺留下的一灘血跡。

翌日,法醫剖驗顯示洪美鳳死前遭兇徒強姦和雞姦,頸項、下體、胸部和其他部位留下了一些齒印,更令人憤怒的是,經過驗證,留下齒印者超過8人,相信至少有8人對年幼的美鳳施暴,再以變態方式將她弄死,人神共憤!

美鳳出殯時,父母一度想要讓她穿著紅衣紅褲入殮,讓她可以尋找殺害她的兇手。可是家人聽從老人家勸告,這樣做只會讓死者無法得到安息,最後打消了這個念頭,而改穿藍衣入殮。

洪媽媽(跪者)含着淚,在親友協助下為死者洪美鳳補妝。

過後,根據警方調查及所搜獲的證據,鎖定兇手極可能是能操淡米爾語的男子。事後,警方也逮捕了3名嫌犯協助調查,其中一人大致符合上述特徵,另一名則是常光顧美鳳父親肉骨茶店的食客。

由於美鳳身上留有多個齒痕,因此警方在牙醫專家的協助下,以石膏模型印取嫌犯的齒印,從而確認被捕嫌犯的牙齒,是否與美鳳身上留下的齒痕相同。

嫌犯之一

但警方最終因沒有證據證明被捕的3名嫌犯涉案,唯有將他們釋放。

當時,警方為了逮捕喪盡天良的兇手,更懸賞1萬令吉給提供兇手情報的民眾。

而全馬人民也為美鳳命案發起糾察行動,紛紛舉辦義賣活動籌募緝兇的懸賞金,讓賞金一度飆至2萬令吉;一名老漁夫更願出高價聘請巫師做法,為慘死的美鳳緝兇。

當時全馬人民紛紛舉辦義賣活動籌募緝兇的懸賞金。

但是,當大家都在促警方快找出真兇時,竟有一名神秘人3度致函給當地的報章《新明日報》,寫信者自稱是殺死洪美鳳的兇手。這些信件的字蹟,很明顯是故意寫得歪歪斜斜,好像是用左手寫的。信函末端只是寫上“兇手草”。

自稱兇手者在信中聲聲懺悔,並說警方當天在現場調查時,他也在場旁觀。當時他曾想過要向警方自首,不過他害怕。

信中大意也寫道:“我知道世人會詛咒我,不會原諒我,只要世人肯原諒我,我就會出來自首。我很痛苦,我不想再殺害其他小孩。”自稱兇手者也聲稱他和朋友當時是因為服用了毒品後,在不知不覺中姦殺了美鳳,而且他還聲稱他們不只姦殺美鳳,另有數名無辜小孩曾是他們發泄獸欲的犧牲品。

但是他卻毫無廉恥地提出自首的條件,要當地華人社區給他30萬令吉“安家費”,因為他上有父母下有妻兒,一旦他自首後,家人和妻兒的生活就會陷入困境。“兇手”在另一封信中,恫言人們若不依照他的自首條件,當他毒癮發作,他不敢擔保同樣的事情不會重演。他更要求社會人士發起1人1令吉運動,為他籌足30萬安家費。

兇手在案發後不久致函給一家報館指自己就是「兇手」,也因自己的行為感到愧疚,無地自容,並求世人原諒。

但事後「兇手」又以英文信件匿名發給多家報館,澄清之前的信件都是純屬虛構,僅因不滿當時某家報章三番四次炒作洪美鳳命案。

姦殺案發生5個月後,警方雖將懸賞金提高至2萬令吉,但仍無法破案找出正凶。當時,許多該區的家長皆憂心忡忡,擔心兒女的安全,都不讓自己的兒女獨自外出,儘可能親自接送孩子上下課。

美鳳的母親,更日夜盼望警方可以儘早破案,讓其愛女沉冤得雪。

可惜,事隔多年,兇手到今天依然逍遙法外;該名自稱「兇手」者,是否就是真兇,仰或真的只是惡作劇一場,至今仍然是個迷;而警方懸賞緝兇的2萬令吉,至今也沒人領取。美鳳命案迄今都沒有下文,成了無頭公案。

** 補充資料 **

在案發後的22年後(2009年),當地的傳媒跟進了這個案件及訪問一些相關人士。

美鳳和家人原本居住吉隆坡怡保路,父母在當地經營肉骨茶,一家人數年前已搬遷到附近隔數間的店鋪,目前仍在售賣肉骨茶,十年如一日。

大部分的人都還記得洪美鳳慘死的案件,只是苦無證據為美鳳討公道日子,對大家來說,是一件憾事。 老街坊不敢慰問洪家洪美鳳被凌虐慘死,當年的老街坊都“狠下心腸”不去慰問美鳳一家人,因為擔心碰觸傷心事,讓其家人更加傷心! 老街坊陳金成說,當時接獲美鳳逝世消息后無法入眠,想起都覺得很殘忍。

“我們都很傷心,不知說什么好,怕去了讓他們更加傷心,所以不敢去。” 陳金成是美鳳爸爸的前僱主,美鳳爸爸曾在他的店打工長達20年。 “都已經20多年了,不知道兇手還在不在?如果還在世上的話,相信都不會好過…。”

洪家再喪子之痛 大哥12年後肝病逝世

警方多年還揪不出兇手,洪家上下都對案情已經不抱著任何希望! 特別是陪同美鳳一起去買九層糕的大哥洪耀添,耀添一直為妹妹慘死事件感到痛心,在美鳳去世12年后(1999年),年僅22歲便因肝病逝世,母親楊玉清再次經歷喪子之痛,一顆心早已痛入心扉、淚水流了再流。

洪媽媽聊起美鳳,眼淚再次決堤。她說,22年的懸案,希望不要變成一宗被人遺忘的案件,畢竟殺女兒的變態兇手還沒落網。

同樣的,對美鳳父親洪福成來說,女兒慘死模樣,迄今仍歷歷在目。 他接受訪問回想起往事,仍難掩悲傷表示,出事那天是美鳳首次隨哥哥出去買她喜歡吃的九層糕。 身材瘦小,當時在首都吉隆坡經營成香肉骨茶夜市生意的洪福成,曾數度拒絕受訪,不願再提起女兒往事,直到后來才被說服,再次剖析當年情景。

“那時太太說美鳳沒有回來,我們就一起找,耀添指著空屋說這是美鳳等的地方,但是卻沒有人,后來我們跑進一間房間,找到卻是美鳳的屍體。” 他說,看著活生生的女兒被人強姦和插死,心仍然會絞痛,希望警方可以逮捕惡魔,將他制裁。

洪福成說,雖然美鳳含冤22年,但他沒怪過任何人,畢竟警方、公眾人士及各方面都已盡力了! “至于原不原諒兇手,我國是法治國家,就讓法律做判斷吧。” 當年,為了揪出兇手,洪爸爸辦了一場肉骨茶義賣會,籌款懸賞提供情報者。 最后,捉不到兇手,懸賞金就捐給學校。

“我看了很久,那筆錢不如捐給學校,放著也沒什么作用了。” 他感謝以前協助過的報館、社會人士、團體、警方和公眾,很多人都替美鳳慘死不值,非捉到兇手不可,而他只能說,讓法律來裁決吧!

環境證據被破壞 無法搜有力罪證

洪美鳳命案現場,無法找到有力罪證,主要是當年的環境證據,已被很多好奇人破壞了! 大馬皇家警察科學鑑證組副主任尤詹惠博士說,命案現場是查案和破案的關鍵,閒雜公眾最好是遠離現場,以免破壞現場證據。

“以我在刑事局和科學鑑證局多年經驗, 公眾站在現場,無形中把證據毀掉,當查案官抵達,已無法搜集可破案的線索了。” 另一方面,心理犯罪學家駱建興以洪美鳳被殺害的手法分析,可把兇手歸類為變態心理或報復心理。 他說,變態罪犯在行兇時是不管一切,把痛苦加在受害者的身上;兇手如果不是一種普通幾率型的犯罪,那么他可能是衝著小女孩而來。

“不管是不是衝著美鳳因素而來,事隔那么多年,家屬從未收到兇手的歉意看來,對方覺得沒做錯也沒有懺悔心。”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